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杜可名

文字不能到达的地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们的世界的交集  

2011-08-27 19:02:15|  分类: 流年琐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北京。8月14日。

盼望着,盼望着……
 
第一眼见到从标有艺龙的车里下来的谢震兄,觉得跟那个头像里白衬衣,貌似手里端着一杯水的CEO不咋像一个人啊。那二维的不如眼前这三维的来得年轻,但这三维的不如那二维的来得范儿。
 
keso老大在约定的标准的6点30分给我发了个短信:到了。人还没见着,风格和压力先给了俺。及至我们仨(俺还带了俺们基金会一美女董事小袋子)在迟到若干分钟后赶到饭馆,俺就看见一帽子,一辫子,一黑乎乎文艺大T恤,一80年代才流行的腰包……等到0.5秒钟后看到keso那一双“大眼睛”后,俺觉得感觉好多了。
 
我和donews的故事,从2004年开始。在某个美利坚时间的午后,我甚至还在donews开过一个博客,写过几篇。然而如今,用户名和密码早就忘到天堂里去了。我不知道,那个时候,很多若干年后要相遇的朋友,当时已然静静地存在于我浏览的空间里。他们出声着,但却没有在我的世界里出生。
 
小袋子,我们本来约着喝下午茶,我说晚上见Keso,你来否。她说,见keso要来的,因为没有06年keso在他博客上给PLP挂“让一个孩子有一本书”,她不会走进PLP,更无从成为我们今天董事会的成员,重要的成员。多少名字,慢慢在我的世界里浮现。他们丰满我的人生,他们改变我的人生。
 
keso的眼睛,我还能捕捉到一种光,当我跟他描述我们的农村孩子如何独立思考时。我相信这种眼神里的真。
 
我觉得自己是聪明的,因为我知道自己的傻。就是说,傻,但不知道自己傻的,才是真的傻。傻,但是知道这傻,并且仍然坚持的,其实是一种福分。
 
谢震兄和keso老大,以及连同中午劳他大驾从南边赶来见面的董兄丛飞,这些人的名号后面动不动就是个O,小人物如我者,可以那么近距离地看到他们真切地在我眼前,而我仍然可以非常自如地仍然做我自己,言语无拘束。
 
keso兄很喜欢一道自磨豆腐的菜,他夹那豆腐时候的筷子有孩子般的颤急。不是那个三言两拍酷啦吧叽的互联网大哥大,我对那些观察、论断和江湖,永远是也愿意只是外行,但我只尝了一块那确实好吃的豆腐,为了我们不为任何世俗而存在时那个真实的自己。我记得keso在某篇文章或者微博里说过,夜深人静时,你躺在床上,要问问自己,你最想要的是什么。
 
谢震兄曾经在过去的某个时候就说,要捐款,但指定买方舟子的书送给我们蒲公英乡村图书馆的孩子们。他的明晰的意向里,我知道是一个殷切的心愿:愿不再有科普缺失的愚昧,愿不再有愚昧而致的悲剧。
 
说悲剧一点都不夸张。在这个“首堵”的现代城市之外,在我们的视野之外,生命并不总如我们自身那样奋斗就带来成功,有些会中途夭亡,无能为力,无可奈何。但是,正因如此,需要我们持续的努力。
 
感谢谢震兄的慷慨,它即将为我们的乡村孩子带去精神食粮与改变。也感谢keso兄的善意与热心,多年前,PLP因为你的一个推荐而逐渐拥有一个人才宝库,希望这次的推荐带来另一次奇迹。
 
可惜匆匆。确实不好意思,但也不再执意推辞keso兄送我“南下”回旅馆,因为哪怕不说话,和有一种人多待一会儿也挺好。此去确实不知何日再见,因为我们基本还是属于两个不同的世界。夜风吹散keso手里的香烟味道,没有人知道他脑子里此刻的思绪。
 
现在已经夜深人静了,你最想要的是什么?祝福每个可以清晰回答这个问题的朋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5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