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杜可名

文字不能到达的地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接纳原本的你  

2011-02-17 16:02:46|  分类: 心的成长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李玥是我大学期间很喜欢的一个好朋友。毕业很多很多年后,我已经忘了什么契机下找到她的博客,那一天,欣喜万分。从开始写博客以来,我会静心慢慢一篇一篇、一个字一个字看的博客,可能只有3、4个。李玥成了悠悠的母亲,她的现在的博客,每当我读来,或莞尔,或心有戚戚,或羡慕。前几天读到了她的一篇,心里很难受,在MSN上找她。李玥说,你啥时候到北京见下,不知道为什么,有时候想起你,眼睛湿湿的,还是很想念你的。看到这话,我眼泪就下来了。也许哪天我要去北京一趟,见她,见小汝姐,见侯老师。是小汝姐领引我走进审视自己内心的门,我开始知道要学会接纳自己的感受,接纳自己之外的人和事的本来的样子。我在成长的路上,走得很辛苦;内心的伤痛,其实从未离去。

我羡慕小悠,有一个给她爱与自由的好母亲。这更加坚定了我要做一个最好的学校的理想,为了更多的孩子可以幸福地成长。

转这篇博客在此,拥抱我亲爱的好朋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昨天我妈告诉我,有几次,我爸和小悠玩着,我爸就气冲冲地走到卧室看书去了。过一会儿小悠总是找点事情去哄我爸。我们俩感叹:老先生的情绪成长,一直没有度过2岁半。

某天,我亲眼所见这件事。

我在一旁看书,小悠和我爸玩玩具网球拍。只听到我爸的声音:要这么拿,要那样拍,不对,还好,巴拉巴拉。好在我现在定力了得,尤其看到小悠平静的样子,我就继续看自己的书。看入了神,突然被我爸提高的声音从书里拉回来,我悄悄听着他们的谈话。

我爸:不能这样握拍子。

小悠:小花也想玩一下,外公。

我爸:这样你就打不了球了。

小悠:我就试一下,外公。可以的。

我爸(声音渐高):我说不行就不行,这样以后你握拍子手型就坏了。(什么时候我爸成了网球专业教练?)

小悠:试一下没关系的,外公。小花很想玩一下的。

我爸(有点怒了):不行不行,怎么说不听?

 

眼看我爸要发怒,我赶紧走过去说:书看完了,来,妈妈陪你玩吧。

小悠像是松了口气,接得很快:外公,妈妈说她陪我玩。

我爸一脸愤怒地把球拍给我,坐到一边,嘴里还在嘀咕。

说实话,我真不如小悠,很多旧事又奔涌到脑门上,我保持平静地对我爸说:这是玩具球拍,本来就不是专业的球拍。小悠一点都没急,很不容易了……话没说完,我爸就气冲冲地走了。

 

一直以来,我和我爸之间的沟通模式就是:他心情好的时候,是可以商量的,如果心情不好,根本不会听你说。你说得越有道理,他越愤怒,到最后以武力相威胁,以我被吓哭收场。直到去年的一次,最后也以我的痛哭而结束。之后,我还得去哄他,赔不是,骂自己不孝,然后去拥抱他,他很勉强地接受,说些揶揄你的话表示合好,比如:你就气我嘛,反正气死了就完了。本来我真的觉得愧疚的内心,又重新变得愤怒而痛苦。但是脸上不能表现出来,否则又来一遍。

 

从少年就开始的很长一段时间,我完全无法接纳我爸的愤怒,我对我妈说:你还是离婚吧。我和我妈妈抱头痛哭,每天晚上眼泪都会打湿枕头,因为那几年我爸的事业不顺,回家总是发怒,一点点小事诸如汤圆的形状不好,都要和我妈大吵一顿。当时我死的心都有,就想写封遗书,告诉我爸我为什么死,让他一辈子后悔,被后悔折磨。

 

后来我看了书才知道,当年我那么爱哭,是非常幸运的,眼泪会流淌出我的情绪,所以并没有给我带来无法解决的问题,等我当了妈妈,这些遗留问题都可以慢慢修复。

 

所以当我看到我爸爸能忍住当年那样的怒气,一言不发就走开的时候,虽然内心的伤痛似乎一下子回到从前,但我知道,其实我爸爸还是成长了。不过也就是面对小悠,他能愤怒着一言不发地走开。换了别的任何人,这个怒气是一定要发泄出来的。

 

其实我爸爸有个很坎坷的童年,他所有的性格和处事模式都能从童年的经历中梳理出源头。我多么希望我可以帮助到他,让他摆脱愤怒。是愤怒害了我爸。他完全无法管理自己的情绪,所以工作上屡次受挫,遭人暗算,生活中也缺乏真正的朋友。其实我爸爸是个非常正直善良的人,却因为常常失控的情绪,让别人不敢亲近。

 

但是小悠,却接纳了我爸。让我惭愧而又欣慰。

 

那次网球拍事件,我爸怒气冲冲地走了。我和小悠玩了一会儿,其实我的心已经被搅乱了,不平静,陷入了某种漩涡中。脑子里乱乱地。这时候小悠不玩球拍了,拿起她的钱包,摇一摇,说:妈妈,这里好多钢镚儿,我们玩发钱吧。我是你的老板,我给你发钱。说着掏出一个硬币递给我。然后说:给外公外婆也发吧。走,我们一起去发。

 

现在想起来真是惭愧的很,我往卧室的方向只走了两步,停下来说:悠悠,你自己去发吧。当时我特别不想过去见我爸,他对待小悠的方式让我愤怒伤心又讨厌。但是小悠丝毫不在意,说:好,我自己去。然后跑过去,大声喊着外公外婆,发了硬币给他们。

 

但是就如此,我爸也一直还生闷气,估计已经不是针对小悠,而是气我当时赞成了小悠没有赞成他。直到第二天早上,才又回到正常的状态。

 

睡觉前,我对小悠说:刚才外公不让小花玩球拍,你把你的想法告诉了外公,而且没有急,我觉得你做得很好。(其实说这话更多的是为了自己的情绪有个出口,修炼得不够太不够了,这种废话完全可以不说,但是当时不说我肯定睡不着)

 

当时我妈在旁边,小悠居然说了这样一句话,说得我差点掉了眼泪。

小悠转头对我妈妈说:外婆,你怎么找了这么喜欢发脾气的人做老公。外公爱发脾气,他就是这样的。

小悠还太小,不能表达出更多,但是从她面对我爸的怒气时一贯平静,以及当时说这话时从容的神情,我猜她是要告诉我和我妈:外公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爱发脾气,这就是他,要接纳他。

 

小悠用她天然的秉性接纳了我爸,比我做得好很多很多。我妈说好几次我爸和小悠玩着玩着,怒气冲冲地回到卧室看书去了,过会儿小悠都去找他,仿佛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一样。我目前是做不到的,需要更多的时间让自己平静,多年的模式还在我和我爸这里延续,就是我要对我爸的情绪负责任,我总是忍不住要去负责任,要受到影响,我的愤怒中总是夹着愧疚,愧疚中始终有愤怒。

 

但是小悠是真的丝毫没有被我爸的坏情绪影响,她知道这是外公的情绪,不是她的。她分得很清。大概是我对小悠的接纳,使她的天然秉性拥有如此包容的力量。那我如果想要真的帮到我爸的话,唯一的方法就是:接纳。

 

接纳孩子的同时,请接纳父母。这是新的一年,我重要的功课之一。

 

还想说,我的臭脾气和我爸如出一辙,但是悠爸十年如一日地接纳了我,才使我得以迅猛地成长。悠爸的内心,在我看来,是这个世界上最广阔的海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8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