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杜可名

文字不能到达的地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丧书如丧友  

2011-02-17 03:31:18|  分类: 流年琐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此番过年回家,打算把我从北师大毕业时寄回家的几大箱子书带一批回上海。初到上海,购置了两个书橱,虽然我也可以在几个月里买上新书填满它,但那于我没有什么意义,我怀恋大学期间在各个书市书坊书店书摊淘到的爱书;但又舍不得从深圳寄来上海的运费,尽管爸爸妈妈会替我出运费,我还是坚持不要,宁可自己辛苦点,回家亲自扛来。

可是,让我心里有丧失挚友般难受的是,有些书在家人多达五次的来回搬家中可能是永远地不知丢在何处了!我急急地翻开那些纸箱子,到处找,希望那些曾经熟悉的身影跳出来,可是,遍寻不着,遍寻不着。

10年过去了。

都不敢仔细去回忆丢了哪些书,因为每想起一本来,心里都会痛一下。我还记得人民文学出版社门市部的样子,在一些角落里,可以淘到几十年前出版的书,有着质朴的封面。不知道今天是否依然如此。琉璃厂的古旧书市场呢?是否还和以前一样总给人惊喜。人文社搞过一次“活水行动”,大批优质的书被运来放在旧图书馆的门厅前以优惠的价格出售。那时囊中羞涩,但一天要跑去看好多次,歇歇又买一本,歇歇又买一本。幸好那批书都还在的。此外就是春季便有天安门书市,在劳动人民文化宫里有各色书商在出售打折书。我还记得第一次陪我去天安门书市的男孩的模样,他是师兄,又是老乡,叮嘱要背一个大书包去(噢,我的红色的立派大书包,现在在哪里呢?),果不其然,最后塞满了一书包沉甸甸地背回来。可是,我的《小逻辑》也丢了,我的《查泰来夫人的情人》也丢了,《三国演义》也丢了……

真痛。不写了。

2011-02-17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8)| 评论(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